2k中文網 > 都市言情 > 香港1968 > 263【武俠文化發展及推廣協會】
    在金鏞的一番長談下,霍耀文聽明白了其中的意思,無非就是說他寫的《大唐》和創辦的《九州》雜志,有點顛覆當下的武俠風格,把原本你來我往、刀槍棍棒的內力比斗,一下子拉高到了飛天遁地、排山倒海的非人戰斗。

    這點上,霍耀文在寫《大唐》的時候就已經想過了,當時他就在思慮著到底要不要寫,后來一琢磨,其實現在寫出來對武俠的發展是有幫助的。

    對于了解未來幾十年歷史的霍耀文,他很清楚武俠步入九十年代就已經開始慢慢的衰敗,到了新世紀后港臺兩地幾乎很難再找到佳作了。

    現在他提前搞出了玄幻和仙俠流派,不僅給逐漸走向衰敗的武俠題材散發了新的活力,也能夠開拓這些武俠作家的思路,憑借他們的文才足以創作出不一樣的作品。

    而且玄幻和仙俠,其實對于武俠發展并不會有太大的阻礙,仙俠流很早之前就有了,例如《蜀山劍俠傳》,這類書可以歸納為古仙武俠。

    霍耀文問道:“不知道查先生怎么理解武俠二字?”

    金鏞愣了愣,沉思回答道:“止戈為武方為俠,俠之小者行俠仗義,俠之大者為國為民。”

    霍耀文笑道:“查先生說的不錯,武俠最重要的不是展現武字,而是體現在“俠”之一字上,“俠”脫胎于墨家“以天下為己任”的使命感。

    當下武俠多有變革,從早起的舊派武俠到梁先生和你開創的新派武俠,這期間還有蹄風的清宮派、百劍堂主的綜藝情俠派、古龍的懸疑推理派……

    我寫的《大唐》和創辦的《九州》,無非是多了個玄幻派,和跟還珠樓主《蜀山》一樣的古仙俠派罷了。所以武俠可以五花八門,但萬變不離其宗,他最根本的就在于此。”

    金鏞皺了皺眉頭,很快便舒緩下來,點點頭道:“霍生你說的不錯,是我太過杞人憂天了。”

    霍耀文笑著搖搖頭:“這倒不至于說查先生你杞人憂天,玄幻和古仙俠的確是對當下的武俠多有沖擊,這是肯定的。不過只要待大家適應后,必然能夠就此創作出更優質的作品。”

    三人又就此聊了幾句。

    突然,霍耀文想到了之前一直暢想的“作家協會”。

    “查先生,沈先生,既然聊到這,不如我們成立一個武俠作家協會。”

    金鏞同沈寶新對視了一眼,好奇的說:“霍生的意思,是要成立一個跟倪框的科幻會一樣的武俠會?”

    霍耀文道:“不錯,不過跟倪框的科幻會還是有很大不同的。我的想法是成立一個武俠文化發展及推廣協會,專門致力于向海外地區推廣我們的武俠,將武俠文化發揚光大,讓那些鬼佬們都喜歡上我們中國的俠之文化。”

    他嘴上說的如此大義炳然,實際上他就是想要發展自己的經理人公司,港臺兩地甚至是南洋一帶,武俠有很大的市場,可除了這里,別的地方幾乎根本沒有市場。

    別看后來有句話說,“但凡有華人的地方,就有金鏞的”,可那是二十年后的事情了。現在的海外華人,他們除了極少數看過港臺的武俠外,大部分都不太了解。這主要還是因為渠道的問題,沒有人代理這些書,自然無法開拓出去。

    初次聽到這番話的金鏞和沈寶新,紛紛是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將武俠文化發揚光大!

    推廣到海外讓鬼佬喜歡中國文化!

    這幾個因素毫不意外的戳到了金鏞的*點,他已快年過半百,動了封筆的想法,準備專心致志的辦報,可寫了十幾年的書怎么可能說放棄就放棄。陡然聽到霍耀文的這番言論,不由新潮蓬勃,頓感大有可為。

    金鏞急迫道:“霍生,這武俠文化發展和研究協會你是怎么想的?能不能詳細的跟我說一說!”

    “這事不著急,查先生要是感興趣的話,不妨幫我個忙,幫我在報紙上登個消息,讓香港所有武俠作家都知道這個盛舉!”

    “沒問題!待會我就親自寫稿,明天就讓登出去。”金鏞連忙朝著一旁的沈寶新說:“寶新,你趕緊通知印刷部的人,讓他們空出一版來留給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沈寶新猛地一點頭,他知道這個消息一公布出去,絕對會讓明天的報紙大賣的,而且他已經想好了接下來幾日的頭版新聞就寫這個“武俠協會”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對于成立“武俠協會”的事情,霍耀文肯定是要參與進去的,協會會長的職位估計沒可能,畢竟這會兒香港武俠大師太多太多了,論資排輩也輪不到他來當,再說他也不想當這個勞心勞力的會長,一個慈善教育基金會就已經夠他忙的了,不過搞個理事當當倒是很有必要。

    反正霍耀文在意的也不是會長的名頭,只要進了協會到時候安排利脫過來,以合作的名義將這幫作家的版權“一網打盡”,哪怕洋鬼子不買,還能賣給海外的華人看。

    從《明報》報館出來后,霍耀文開著車直奔李小龍的家。

    這次李小龍沒有住酒店,而是搬到了他父親和大哥的家里,這主要是因為不止他一個人從美國回香港,而是帶著妻子琳達和孩子,還有木村武之、丹尼·伊諾山度這兩個徒弟。

    “阿文好久不見!”李小龍熱情的跟霍耀文擁抱。

    霍耀文假裝白了他一眼:“我們才兩個月沒見而已。”

    琳達在一旁捂嘴笑道:“埃文,在美國的時候,布魯斯可是經常提起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霍耀文瞥向李小龍笑道:“我可不搞基。”

    搞基啥意思李小龍沒聽懂,不過看他那猥瑣的眼神,倒也是能猜到是什么,苦笑一聲道:“你的眼神告訴我你的想法很邪惡。”

    “霍先生!”這時林燕妮走出來,注意到門口的霍耀文,驚喜的走過來道:“霍先生你怎么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林小姐好久不見。”算算,霍耀文跟林燕妮是有很長時間沒見過了。

    隨即林燕妮轉頭看向李小龍,笑道:“小龍你說請的客人不會就是霍先生吧?你們什么時候關系這么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嫂子,我們先進去再說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進了屋子。

    因為還未到中飯飯點,李小龍領著霍耀文到了后院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李家的宅子很大,前后有三堂四個院子,有點像是廣州西關大屋的那種風格,從這點可以看出李小龍小時候的家境也是十分優越的。

    剛進了后院的一間屋子,就看到木村武之和一個陌生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木村先生好久不見了。”霍耀文對木村這個日本人頗有好感,倒是熱情的跟他打了個招呼。

    木村武之連忙回禮:“霍先生你好。”

    李小龍介紹另外一人:“阿文木村你是認識的,這位是我另外一個徒弟,叫丹尼·伊諾山度,是個菲律賓人。”

    霍耀文道:“伊諾山度先生你好。”

    伊諾山度握了握手說:“霍先生你好。”

    一番寒暄過后,木村很知趣的給眾人倒了茶水,待全都坐下來后,霍耀文問道李小龍:“小龍哥這次你回香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李小龍說道:“格斗大賽結束以后,香港無線電視臺的記者就跟我說,他們準備也弄一個類似的格斗比賽,不過是仿照WFFF摔跤聯盟的那種風格,希望請我回香港幫他們組建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搞摔跤比賽?”霍耀文眉頭一挑。

    “我剛好美國的事情都結束了,便帶著木村和伊諾山度還有琳達他們回香港,想來這次要待一段時間了。”說到這里,李小龍忽然想到一件事問道,“對了阿文你知不知道無線電視臺的《歡樂今宵》節目?”

    “知道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哦,他們邀請我參加后天的歡樂今宵。”

    ...
澳洲5分彩计划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