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k中文網 > 都市言情 > 市井之徒 > 第0613章 查詢線索
    三個人,在人群之外。

    導演的位置所有人也都站起來,看起來今天的拍攝已經結束,全都在整理設備,這么看來,他們三人不過是先走了而已。

    尚揚陡然之間,覺得全身像是過了電流一般,酥酥麻麻,一種飄忽的感覺出現,腦袋像是向日葵一般,隨著唐悠悠的身影,一點點轉動。

    那名男子絕對不是工作人員,也不屬于劇組。

    從打扮、穿著、氣質上都能看出來。

    唐悠悠走在最中間,助理走在右邊,那名男子走在左邊。

    幾十米的距離不遠,也不近,并不足以看出面部表情,但能清晰看到人笑起來露出的牙齒,唐悠悠在笑,與那名男子有說有笑,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,海風吹起她比之前要長一些的頭發,飄飄蕩蕩,有一股仙氣兒。

    他們的身影漸漸出現在尚揚平行的位置,尚揚也徹底轉過身,向遠處觀望,他們已經走過沙灘,走到油柏路上,路邊停了一輛福特房車,助理率先上前,把房車的自動門給打開,然后在門旁等待。

    唐悠悠走到最前方。

    身旁那名男子,抬起手放在她后背上,讓她先上車。

    她上了車,那名男子上了車,助理上了車。

    車門關上。

    然后房車發動,一點點開過來,從尚揚身后的油柏路上揚長而去,直直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喂喂…”

    剛才說話的女孩抬手拽了拽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尚揚腦中嗡嗡作響,感覺像是身處幻境之中,被身邊的女孩拽了幾下才緩過神,開口問道:“帥哥,你怎么不叫唐悠悠?”

    “剛才說好了給我們簽名呢?”

    “還有合影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哈哈哈”尚揚看到他們一雙雙眼睛,干笑道:“我就是吹牛逼的,唐悠悠是大明星,我怎么能認識,開玩笑,開玩笑的,別在意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逗我們玩呢?”

    “傻逼嘛,虧得這么相信你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”胸前印有與唐悠悠合照的男子一直在冷笑,得意道:“我就說他是在裝逼,還不信,從他不敢跟我賭的時候,我就已經看出來一切了,也就是你們這幫傻子…”

    “你們是真的不認識嘛?”

    “晚上不吃飯了?”

    周圍人都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假的,假的,開玩笑!”尚揚抬起手做了個推掌的手勢,一點點向后靠,退出五六米之后,徹底轉過身,快步離開。

    “從哪冒出來的傻逼,媽的,氣死老娘了”

    “就是看他長的還行,要不然我就撓他了”

    “這種人啊,都是生活不順,處處找存在感”

    尚揚距離很遠,還能聽見他們罵聲,但都沒回應,只是一步步的向前走。

    半個小時后。

    一處海邊的咖啡廳。

    尚揚坐在靠窗的位置,一直轉頭凝望著大海,心里五味雜陳,不過這么長時間的生活經歷告訴他,在沒有確鑿證據的情況下,千萬不要相信眼睛看到的事情,哪怕是看到的都很真實,也不能立即做決定,否者就會像被仇恨沖昏了頭的王熙雨一樣,落入別人的圈套之中。

    “尚…您是尚先生么?”

    他旁邊傳來聲音。

    尚揚轉過頭,看旁邊站著一名男子,打扮的很時尚,這人是他找的,準確的說是通過影視城的光頭張找的,他在唐悠悠的劇組里任職。

    “坐吧,怎么稱呼?”

    做了個請的手勢,很客氣。

    “謝謝…叫我小王就可以”

    他應該知道尚揚的身份,所以表現的很小心,坐到對面也很拘謹。

    “別緊張,就是隨便問兩個問題,我不知道你喝什么,就點了一杯拿鐵”尚揚向后一靠,他告訴自己現在需要冷靜,為等會問出來什么,或者問不出來什么,做好準備,笑道:“你來找我還有別人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沒了,就是趙哥給我打的電話,劇組里的人都不知道”

    小王口中的趙哥,應該是光頭張找的人,不值得推敲。

    尚揚點點頭,直接問道:“我是誰你知道,和唐悠悠是什么關系,你應該也聽說過,但不用害怕,我想聽事實,如果不出意外,你的賬戶里現在應該有五萬,問完之后會再給五萬,明白么?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小王道。

    尚揚是深吸一口氣:“剛才拍攝結束,與唐悠悠一起走的那個男人叫什么名字?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叫蔣天鷹,也是一家電影公司的老板”

    小王頓了頓:“不過他父親是蔣放,你可能不清楚,蔣放現在沒有什么名氣,但卻是國內第一批玩音樂的,很有才華,上世紀很多部好評電影都是他寫的劇本,由于家庭背景,他和幾個人組成了最有名的城圈…”

    “目前市場上最活躍的電影公司老板、導演,一大半屬于城圈的第二輩成員、門徒,所以蔣天鷹被人們說成是娛樂圈的…太子爺!”

    聽到這。

    尚揚心里咯噔一聲。

    倒不是城圈有多牛逼,也不是娛樂圈有多厲害,而是蔣天鷹有背景之后,就確定唐悠悠與他出現在一起不是偶然,某些方面的幾率更大一些。

    尚揚不是個輸不起的人,也不是沒有別人分過手。

    假如唐悠悠真能找到更好的,要離開自己也無可厚非,畢竟良禽擇木而棲,當初自己還是個學生的時候,都知道找漂亮的、找年輕的、找玩的開的,更何況如今身處名利場中的唐悠悠了。

    只不過。

    他需要知道唐悠悠是被動還是主動,或者是有沒有其他隱情。

    如果是主動,那是自己沒能力管住女人,怪不得別人。

    如果是被動,唐悠悠沒有丁點意愿,自己可以出面解決。

    如果有隱情,不介意用一些手段。

    “蔣天鷹在這里多長時間了?”

    小王回道:“一個多月吧,自從劇組開機之后,他就一直在這里,中途離開過兩次,不過都是一兩天之后就回來了,每天都會來片場,等手工之后與唐悠悠一起回去!”

    兩人走起路來明目張膽。

    直到現在還沒有任何緋聞傳出就可以證明蔣天鷹的實力。

    畢竟與男性友人一起走都可能被拿出來炒作,剛剛上車時那個搭后背的動作太親密了點。

    尚揚也清晰能感覺到自己的血流在加快,下意識掏出一支煙,放在嘴里點燃,也只有這樣能讓自己冷靜一些,一個多月時間,都一起回去??

    “先生您好,我們這里不可以…”

    剛剛點燃,服務生就走過來。

    尚揚不是一個不注重禮節的人,也很有道德,只不過當下這種情況,他實在沒辦法冷靜,直接道:“告訴你們老板,今天這里我包場,價格隨他開,然后給我拿個煙灰缸過來…”

    服務生憋得啞口無言,不到一分鐘,煙灰缸放到桌子上。

    尚揚撣了撣煙灰,隨后終于問出口:“他們…住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說完,他眼角的肌肉明顯在挑動。

    這已經不是主動被動的問題,沒有任何一個男人能接受的了,想到自己的女人與其他男人在床上魚水之歡,心里就一陣別扭。

    “這個…”

    小王有些為難,偷偷的打量了眼尚揚。

    “實話實說,沒事!”

    尚揚愣是擠出一抹微笑,讓自己看起來更淡定。

    “我不敢確定!”

    小王緩緩開口:“劇組里確實有人說他們住在一起了,但我沒有任何證據,聽酒店的人說,蔣天鷹每天早上起來都是在自己房間,但他們說晚上是在唐悠悠房間…”

    “嘭嘭嘭”

    尚揚已經清晰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,覺得腦子要爆炸一樣,其實現在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給唐悠悠叫出來,問她是怎么回事,但這么問毫無意義,無論是與不是,在問出話的時候心里都會有一塊解不開的死疙瘩。

    成為隔閡。

    “咳咳”

    他清了清嗓子,覺得堵得慌。

    “對了…”小王又道:“唐悠悠住的一直是套房,助理跟她一起住,能不能…”

    小王倒不是想幫著誰說話,而是擔心惹怒了尚揚,他的發火連累自己,而且這么說也是事實。

    尚揚沒立即開口。

    他需要慢慢思考。

    讓自己安靜!

    助理這種職業,首要任務就是服務老板,別說助理在里面會怎么樣,就是在外面,都有可能是放風的,意義不大。

    緩緩閉上眼睛,腦中回想起與唐悠悠的一點一滴,突然想起來自己與唐悠悠第一次在一起,已經是多少年前,很滑稽,先是被唐建這個小崽子抓了個奸,后來又被周騰云堵在樓上。

    不過嘛。

    唐悠悠的性格可不只是敢愛敢恨,而是骨子里的倔強,與李念也不同,更嚴重,或許是從小的生活經歷,讓她一旦喜歡上誰,會是毫無保留,滲透在骨髓里,因為當初在周騰云面前,她都敢說出我陪尚揚一起死的話…

    就這這樣一個與自己經歷生死的女人。

    竟然穿出與別人有緋聞,自己親眼看到有親密動作,究竟能不能相信。

    緩緩睜開眼睛,盡力平和問道:“他們真的住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小王見他雖然沒表現出憤怒,但氣勢上在散發著滾滾火氣,汗水霎時間把后背浸透,艱難道:“我個人是沒看見,但是有人看見過,蔣天鷹在凌晨的時候從唐悠悠房間出來,還有吃完晚飯過后,蔣天鷹去她房間…”
澳洲5分彩计划软件